作者自述:广东台山大襟麻风病院。
更多文字请看博文《消失的大襟岛》!
1/58清晨教堂的礼拜
2/58清晨教堂微光中用手电筒照明诵经的布道
3/58清晨雨后打理墓地的老人 孙天洪,基督教在册布道员。1951年新会崖西入院,1958年转入大襟医院。老人各种疾病在身,除了麻风外,还有心脏病、中风等。雨后,他把覆盖在墓上的防雨塑料布揭开。墓主人生前是孙天洪的好友,孙答应朋友在他去世后每天来墓地看他三次,为此他还在墓前种满了花。
4/58雨后的早餐 黄十六,台山人,精神有问题,经常自言自语,手脚行动方便。自己用茅草搭建的本岛最小厨房,仅能容下一口小锅,做饭时只能把手伸进去,人在外面。
5/58海水中的捡柴人 连日的大风大浪,可烧得木材不多了,只能到海边捡。钟房锐(非麻风病患者)是当年医院职工的儿子,因智障被遗弃在此,跟大家一起生活多年,一直没有染上麻风病。但现在他却连一个麻风病人的待遇都没法享受:就在大襟医院搬迁前的一个星期,他的家人无奈的把他接走了,因为这次搬迁的名册里面没有他的名字,他被家人送到当地的一所精神病院。